生命探索

英國法院同意拔除病童維生儀器,引發了對生命抱持不同信念的激辯。究竟誰能決定孩子的生死?還有其他處理方法嗎?

0 492

患有罕見退化性神經疾病的英國男嬰艾爾菲.埃文斯(Alfie Evans),在法院下令拔除維生儀器後,在今年4月28日在利物浦的阿德爾黑(Alder Hey)兒童醫院病逝,結束了不足兩周歲的生命。埃文斯在世時日雖短,他卻引起公眾的討論,可能對人類社會影響深遠。

埃文斯的父母自2017年12月起,為爭取讓埃文斯繼續使用維生儀器延續生命而與英國法院展開長達四個月的訴訟,事件引起英國和國外的廣泛討論。誰可決定人是否值得生存,誰能斷定何謂病者的最大利益?誰可決定終止治療?是醫護人員、法院還是病者的父母?當醫護人員的診斷和病者家人的意願相左時,又應如何處理?

埃文斯2016年5月在英國默西賽德郡(Merseyside)出生,兩個月後身體卻突然變得虛弱,同年12月因出現過癲癇等症狀,被送往阿德爾黑醫院接受治療。醫生其後證實他患有不明的腦部疾病,腦部將永久損壞,需要靠呼吸機維持生命。

院方當時判斷,埃文斯的病情預料無法醫治,繼續以維生儀器延續埃文斯的生命,並不合符埃文斯的「最大利益」。英國的慣當做法,是會安排院方和病者的父母私下和解,尋求共識,當時埃文斯父母湯姆和凱特(Tom and Kate Evans)不同意院方的結論,認為醫務人員過早作出判斷。

院方在2017年12月向法庭申請,要求除去呼吸儀器,但遭父母反對。2018年2月,法官宣判允許院方做法,並表示任何治療方式都已無法拯救男嬰。埃文斯的父母再上訴至終審法院,但法院拒絕上訴申請。埃文斯父母最後向歐洲人權法院提出申訴,亦遭拒絕受理。

今年4月23日,院方根據法院的判令拔除埃文斯的呼吸器,埃文斯生存了數天後,延至當地時間4月28日凌晨逝世。埃文斯的數百名支持者同日下午在其接受治療的醫院附近的公園,放氣球悼念他,亦有民眾到醫院外獻上鮮花和玩具表達哀悼。

埃文斯的父親湯姆今年4月28日在於臉書上宣布埃文斯去世的消息,並稱:「我的鬥士在凌晨2時30分放下他的盾牌,換上他的翅膀……我的心都碎了。」

曾多次為埃文斯發聲的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亦在Twitter貼文:「我為小埃文斯的離世深感悲痛。今天我特別為他父母祈禱,並祈求天主以溫柔的懷抱接納這孩子。」

這事件引起公眾關注,有支持者在醫院外守候,遠至意大利、波蘭等地,均有民眾在街上擺放鮮花以表支持。

英國公眾之間的分歧尤其明顯,利物浦人口中天主教徒佔27.5%,比全國平均10%為多,反響尤為激烈。有支持埃文斯及其父母的人士,組成了「艾爾菲軍團」(Alfie’s Army),在臉書上曾有達50萬的支持者。他們定時在他所住阿德爾黑醫院外示威,要求准許埃文斯繼續接受治療。醫院的醫護人員更受到滋擾。

埃文斯的案例,也引起了世界各地的天主敎及基督教人士的反響,指英國的司法制度,與他們的信仰相悖。意大利政府更給予埃文斯公民資格,梵蒂岡轄下的羅馬「耶穌聖嬰醫院」(Bambino Gesu Hospital)亦願意為埃文斯提供治療。

事實上,類似埃文斯的案例在英國並非首宗,2006及2009年分別有兩名患病的嬰兒被停止使用維生儀器。2017年7月,英國最高法院頒令拔除一名臨危的病童查理.賈德須的維生儀器。

英國最高法院引用皇家兒科和兒童衞生學院對1989年的《兒童法》的詮釋,指「當一位兒童的情況達到某些嚴重程度,令他們即使繼續生活,亦難以或無法有任何好處,這樣即不合乎這些兒童的最大利益。」。

兒童法同時訂明,當醫生和病者的父母對治療的方案有不同意見時,可以尋求法院作最後裁決。

美國紐約福坦莫大學神學系副教授查爾斯.卡莫西(Charles Camosy)在頗具影響力的宗教期刊《首要事務》(First Things)上撰文指責西方世俗化社會充斥著「健全中心主義」(ableism),似乎認為「某些人是不值得生存的。」

牛津大學醫學倫理教授多明尼克.韋堅遜(Dominic Wilkinson)認為,有關方面應設立獨立的調解員,協助埃斯的父母,並可避免法律訴訟。

有從事紓緩治療的醫護人員表示,埃文斯父母可能受到社交媒體的鼓勵,令到他們相信兒子有望生存下去,一位護士說:「對他們最有幫助的可能是紓緩的藥物、時間、空間、平靜和安靜。」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必須填寫紅色部份 *


*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