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文化

百齡玲玲馬戲團終落幕!火車為家走天涯,這群飄族過的是甚麼生活?日後還會和大家重聚嗎?

0 739

「我衷心向各位致謝,請盡情欣賞地球上最精彩的表演最後一次的演出。」玲玲馬戲團(Ringling Brothers)總裁肯尼‧菲爾德5月21日向觀眾表示。他又說:「任何表演總會落幕。然而,這是我們的文化,也關乎我們的家,我們的家人。」

陪伴無數美國小朋友成長的玲玲馬戲團(Ringling Brothers)這天在紐約州納蘇郡(Nassau)尤寧戴爾(Uniondale)的劇院演出最後一場後,正式揮別146年的悠久歷史,成為絕響。這項悠久的表演由於文化品味轉變及反對者的聲音,令馬戲團無法維持,終於跟觀眾謝幕。

在「友誼萬歲」的歌聲中,105位演員及他們家人走到台前,跟15,000位到場的觀眾道別。馬戲多年來是美國人的家庭娛樂,馬戲團的演員及工作人員自成一個社區,團員視馬戲團為大家庭。

艾雲‧維格斯(Ivan Vargas)祖藉墨西哥,一家六代都從事馬戲表演。出生當日剛巧是星期日,他的父親穿著戲服在旁陪伴。他說:「我從少習慣在火車上行走,父母親都住在火車上。」

艾雲‧維格斯(Ivan Vargas)幾代均從事馬戲表演。

艾雲兩歲開始參加吊鞦韆表演,14歲正式加入馬戲班成為雜技演員,18歲開始擔任小丑。他和其他很多馬戲團演員一樣,他自幼已在列車上居住,長大了與其他小朋友一同上課。列車上有兩位老師,分別敎授小學及中學課程。敎師規定小朋友在下課後才可以參加演出。

這列有51卡,首尾長達一英哩的火車,搭載著馬戲團的演員、舞台工作人員及員工的家人,穿梳美國各地演出,被稱為「沒有郵政編號的小鎮」。馬戲團的成員除了冬季休團以外,一年大部分時間都住在車上,不少人在這裏墮入愛河、結婚生子。

艾雲曾跟馬戲團的一位烏克蘭籍演員結婚,可惜太太轉職到多倫多的太陽馬戲團,二人在各地演出,婚姻只維持一年便結束。

火車的車卡分成大小不同的房間,供多達300位演員及工作人員住宿,部分房間可住多達16人,年幼子女可以與父母同住,有些家庭還飼養貓狗。成員人員來12 個國家,包括來自蒙古、匈牙利、俄羅斯、中國及智利等。

整個表演團除了演員外,還有一支樂隊現場演奏,工作人員包括燈光及放煙花的技術員、一隊獸醫、售賣紀念品的店員、負責化粧及服裝的人員、傳譯員以至一位牧師。

列車上的餐卡稱為「批車」(Pie Car),每曰24小時為車上提供膳食,各位演員可以走過相連的通道,來到餐卡選點肉捲或薄餅,或收看電視節目。商店車卡售賣各式用品。列車更備有發電機,為全車供應電力。

列車最後是貨卡,用以裝載各式表演的動物,包括7匹駱駝、3隻、18隻老虎、12頭犬隻,還有馬、蛇、羊及其他動物。

馬戲團雖然四處飄泊,音嚮技師(Greg Hartfield)卻似乎很享受這種「游牧生活」,他說:「你打開睡房的窗簾,喝著咖啡,跟各大小城市擦身而過。你也看見湖泊、群山…」

玲玲馬戲團是自1800年代中期以來美國的娛樂象徵,以馬戲表演和特技聞名,招牌口號便是「地球上最精彩的演出」。在動物保護團體的不斷抗議下,去年5月取消了最受歡迎的大象表演,票房更是一落千丈,今年一月就宣布將結束馬戲團的演出。

維加斯在馬戲團多年,親身目馬戲團由盛轉衰,數十年來,電視、電影、互聯網及手機的興起,令馬戲團的觀眾大量流失。動物權益運動及輿情,令馬戲團所到之處,均遇上忿怒的示威者。

不少工作人員過往也是演員,擔任煙花項目的羅莉拉‧奧文斯(Lorelei Owens)懂得表演吞火、行玻璃及空中絲帶舞,她一面表演一面完成大學課程,然後在一個規模較小的馬戲班工作,之後才加入玲玲馬戲團。她說:「他們是我的鄰居、我的朋友,這是個家庭。」

玲玲馬戲團結束後,有些人可能會轉到其他馬戲團繼續演出生涯,有些人會轉職到遊樂場或從事其他演藝工作。但他們相信這個社區會繼續,「我們永遠是一個大家庭。」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必須填寫紅色部份 *


*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