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議題

烏克蘭如何逐步成為外國人找尋代母產子的龐大市場?代母女性又怎樣看待這「職業」?

0 2218

安娜住在烏克蘭西部一個市鎮,鎮上有座中世紀的古堡,吸引了不少遊客到訪。她十八歲完成中學,在當地的酒店工作,這類工作每月約可賺取二百美元。

安娜的家境在當地來說算是不錯了,她的母親是一位會計師。不過安娜跟不少當地婦女一樣,最終選擇了另一種職業:當其他夫婦的代母。

安娜是在電視新聞上看到有關「代母」的報道。代他人生育,一次可以賺到二萬美元。她說:「我有些東西想要,想裝修房子、買一輛車子和其他家庭電器。」

三年後,安娜的女兒出生,她終於決定當一次代母。根據烏克蘭法例,一位女性生育後才可以當代母,她在基輔進行了身體檢查,然後在網上找尋有關聘用代母的中介公司及診所,結果聯繫了一對不育的斯洛文尼亞夫婦。

開始時還算順利,但安娜住的診所服務出現問題,有其他代母甚至出現併發症,幸而嬰兒還是順利出世。現在,安娜又為一對日本夫婦當代母,整個過程由律師處理,相信她將不會與該對夫婦見面。倘一切順利,安娜24歲前會第二次當代母。

過往,印度、尼泊爾及泰國等都曾是熱門的代母市場,2016年印度的「代孕」市場,估計有四億美元的營業額,但後來印度政府全面禁止代孕。尼泊爾及泰國亦於2015年相繼取諦有關業務,於是大批外國的夫婦來到烏克蘭、俄羅斯及格魯吉亞等東歐國家找尋代母。安娜更形容說:「很多無兒女的夫婦來到這裏,就像一條輸送帶。」

悉尼一個慈善組織「Families Through Surrogacy」發言人森姆.伊夫寧咸(Sam Everingham)說:「過往兩年,外國人對烏克蘭代母的需求增加了10倍。該國亦無意中成為代孕旅遊蓬勃的少數國家之一。」

代孕的方法有兩種,第一種是將男方的精子送入代母的體内,在體内受精懷孕,稱為人工受精代孕。以這種方式的出生的孩子是與代母有血緣關係的。另一種是將一對不孕夫妻的精子和卵子經過試管嬰兒技術培育成胚胎,再移植在代母的子宮內。

根據烏克蘭生殖醫學會(Ukrainian Association of Reproductive Medicine),過去十年共有6,000名兒童透過代孕生產,其中七成委託者是外國夫婦。烏克蘭一般接受被證明不育的已婚夫婦及同性戀伴侶聘請代孕,但規定夫婦至少一方須與嬰兒有基因聯繫,通常是用其他人捐出的卵子受精,代孕服務每宗收費約由三萬到四萬五千美元。

烏克蘭除了法例容許代母產子外,亦承認委託他人代孕所生孩子的「預定父母」(intended parents)為生父母(biological parents),出生證明書會列明「預定父母」的姓名,以避免任何法律爭議。此外,法律沒有規定代孕的收費,無形中容許代孕市場的發展,婦女可以任意開價提供服務。

在當地為代母提供服務的診所看來亦很公開,不過亦有些黑店。例如有報道指診所私下交換胚胎,不衞生及濫收孕婦等。

烏克蘭國會衞生委員會主席奧麗加.波格莫列斯(Olga Bogomolets)醫生表示,她相信國內年輕女性是因為國內生活水準急速下降而選擇擔任代母。

烏克蘭是前蘇聯第二大共和國,烏克蘭東部是工業重鎮,更有盛產煤礦的頓內次克(Donetsk)和盧甘斯克(Lugansk)。前蘇聯在烏克蘭投入大量資金,建成了蘇聯全境最重要的工業基地,包括大型的造船廠以及尖端國防工業設施。

從 1991 年獨立以來,烏克蘭經濟一路下滑。2014年2月開始,烏克蘭的親俄羅斯武裝組織應建立新國取代整個烏克蘭,與政府軍的衝突持續不斷。2014年至2015年全國陷入嚴重經濟衰退。

根據記錄,不少美國人選擇到烏克蘭找尋代母。其實美國法例也容許代孕,但美國人到歐洲地區找尋代母,主要因為價錢遠比在國內找代母平宜。

來自洛衫磯的寶娜(Paula Campos)及雷恩(Rey Funes)十年來一直想生育子女,但經過三次體外人工受孕均不成功,最後寶娜在練習馬拉松導致髖關節錯位,不能負荷懷孕期的體重。

倘若寶娜及雷恩在國內找人代孕,包括醫療費用、合約及代母的丈夫待產假的費用,需要15萬美元。但數月後,他們發現在烏克蘭聘用代母,價錢僅為國內的三分之一。

美國產科專家也有留意美國人到烏克蘭聘用代母的現象。芝加哥一位產科醫生西加爾.克里普斯坦(Sigal Klipstein)說:「對於不少人來說,在國外找尋代母,是那些想生育子女但由苦於不孕婦女的唯一機會。」

約翰.霍金斯大學醫學院副教授(Mindy Christianson)說:「我們不反對病人到國外,不過希望他們會謹慎一點。」她擔心外國的化驗所確認及貯存胚胎的衞生標準不及美國。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必須填寫紅色部份 *


*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