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探索

對生命和萬物有了另一種體會──南非義工行中的獰貓、大耳狐、昆蟲和大地讓我逃出安全地帶,想與你分享怎樣發生的…

0 87

只有四個多月大的豹女Zena是農莊的小天使。

每晚都能看到獨一無二、令人動容的日落美景。

 

對於一個缺乏安全感、自信心的人,要逃出自己的安全地帶(comfort zone)談何容易。去年因著半公半私的理由,毅然決定離開工作了七年的機構,前提是沒有任何可預視的打算,很可怕吧!就在讀著每天從郵箱傳來各種職位空缺資料的瞬間,突然想起五、六年前曾經很想做的一件事──到非洲照顧野生動物。

從數年前起,在香港已找不到任何可安排參與非洲義務工作的機構,最後我在網上找到一間規模較大的外國機構,他們安排的義工計劃所覆蓋的地域、服務範圍都相當廣泛,亦有不少義工在該網站上分享他們的經歷,看來似乎可以信賴。衡量過自己的負擔能力與各種計劃的內容後,我這「貓奴」最終決定參與一個收費較便宜的,前往一所位於南非自由邦省(Free State Province)、由兩姐弟Chriszanne Burger和Nicol Burger創立、為拯救野生動物(主要為貓科類動物)的家庭式農莊Felidae Centre1當三星期義工。

 

興奮又緊張的起步

由報名至出發期間,心情相當複雜。在離職前忙於完成自己的工作,同時要整理並四出搜購各種用品及注射疫苗。為了節省旅費,我更訂購了在非洲埃塞俄比亞轉機的特價機票。雖然並不是第一次獨自離港旅遊,但隻身到這種不熟悉、治安相對較差的國家逗留一段長時間,卻是首回。家人朋友都替我擔心,但我卻十分雀躍,一直期待到夢想中的國度與野生「大貓」接觸的一刻。

由在機場等待上機的時候開始,眼前出現得最多的就是黑人。我對黑人本來已有一種莫名的好感,或許因為他們天賦的熱情與明亮的笑容,毫不費力就能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膜。就在第一程長途機上,身旁便坐著一位年輕的黑人學生Khalifa,畢業後他將成為飛機師,為家鄉的親人默默耕耘。可惜在南非生活的這段時間,我親身感受到大部分黑人仍然受到非常不公平的待遇,而當地政府亦未有盡力幫助他們。

十多小時後終於抵達南非約翰內斯堡國際機場(O. R. Tambo International Airport),義工機構的負責人Bradley把我接送到附近的民宿安頓下來,跟我同一天開始當義工的還有三位年輕人。第二天Bradley化身導遊帶我們在約翰內斯堡四處遊覽,第三天中午再送我們乘長途巴士前往自由邦省。

 

農莊的理念與使命

甫下巴士,Nicol便前來迎接我們。到達農莊已是晚上八時多,四頭狗兒急不及待跑到門前熱烈歡迎我們,隨後Nicol的家人及已在場的八位義工跟我們互相介紹。農莊唯一一位員工Chandre帶我們安頓下來及享用簡單晚餐後,我們便休息以準備翌日正式開始工作。

第二天早上,Chandre跟我們簡介義工守則及工作範圍,並給我們逐一介紹農莊裏的動物。除了常見的獅子、獵豹、猴子、馬及羊之外,其他動物都是自己第一次親眼看到的,包括獰貓(Caracal)、藪貓(Serval)、大耳狐(又稱蝙蝠耳狐,Bat-eared Fox)、黑背胡狼(又稱黑背豺,Black-backed Jackal)、非洲野貓(African Wildcat),還有一頭極珍貴的白獅子。那裏的動物主要由Nicol與Chriszanne從不同的地方拯救回來,其中大部分成年獅子是從備受爭議的「籬內狩獵」(canned hunting)2飼養場所救出,由於牠們一直由人類繁殖及飼養,所以並不能放回大自然生活;其餘動物則身受永久傷患、瀕臨絕種或因被人類追捕而被迫離開家園等。該農莊是當地其中一個非牟利組織,要照顧數十頭不同種類的野生動物,龐大支出主要靠有心人士的捐款、義工的申請費用,以及為市民提供週末導賞團所賺取的入場費來維持。

 

樸素生活,洗滌心靈

義工的工作主要分為兩部分,一是分組每天輪流準備各種動物的食物與餵飼、清潔切肉房(meat room)與灌溉植物、清潔義工所用的碗碟及打掃義工房子三項工作;另一部分的工作則由Nicol、Chriszanne及Chandre因應需要而安排,我做過的包括清理動物住所及排泄物、維修與加建動物的住所及防護網、除草、耕田、挖地洞、為花盆上油漆、翻新義工房子、協助興建新房子、協助舉行導賞團及解答遊客問題等。我們在公餘時間可自由與較友善及年幼的動物親近和嬉戲。

農莊的生活樸素而有規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所涉及的不少是粗重工夫,部分工作與工具甚至是第一次接觸,加上正值氣溫三、四十度的炎夏,所以在公餘時間,大家都會好好分配休息和與動物相處的時間。或許因為動物太可愛,生活又太充實,在香港生活所積下的種種壓力與煩擾早被拋諸腦後。

我們被安排完成各種工作時,需要的往往是解決問題的能力和應變力,並須與同伴建立良好的合作關係。這些事情在香港的工作環境並不容易學得到,短短三星期身體力行的工作令我感到每秒都在學習。「越用心、越賣力工作,得著自然越多」──工作勞累時、看到其他義工放棄時,我便這樣提醒自己。果然,完成工作後的快樂與滿足感是無法估計的。

 

與萬物共存,尊重大自然定律

以往我頗抗拒昆蟲,偶爾在家裏出現的奇怪昆蟲,我會忍不住把牠弄死才能安心。但在農莊和義工房子裏,不論進餐、睡覺、洗澡,任何時間都被各式各樣的昆蟲圍繞著,自自然然就能和牠們共存了。有次當我走向其中一隻獵豹的住所途中,看到草地上的蟻窩,突然就不想再殺害牠們,直到現在我也沒有再弄死過任何昆蟲(不過若果家裏出現蟑螂還是不能不弄死牠吧)。

農莊裏動物的食物主要是生牛肉和生雞肉,我們準備這些食物時,都要打破自己的心理關口,尤其是將整頭牛的屍體從雪櫃取出、帶到成年獅子的住所餵飼,對於其中兩位素食者義工更是一大難關。不過我認為這就是大自然定律,獅子賴以維生的生肉就等於素食者口中的蔬菜,我也逐漸不再害怕處理生肉了。

除了照顧動物外,有不少工作需要以雙手直接跟土地接觸,我們會坐在石地、草地、泥地、沙地上工作。這種直接跟大地發生聯繫的感覺對我來說非常特別,就像感受著大地的生命似的。這短短的三星期大大改變了自己的思想,以及對大自然的感悟,我為自己的改變感到非常高興,亦希望能將這份感受與其他人分享。祝願農莊的所有人和動植物健康、茁壯地成長,也希望人類能更努力的保護大自然,守衞大家的家園。


 

2 「籬內狩獵」(canned hunting)是指某些圈養獅子在成年後,被賣給經營籬內狩獵的私人商業飼養場,世界各地的獵人只需付錢便可任意射殺籬內的獅子。這種極度殘忍的生意在某些國家是違法的,但在不少國家包括南非仍然合法。由於籬內狩獵產業及其戰利品可為獅子保育帶來龐大經費,所以仍然得到部分環保團體一定程度上的支持。更多資料可參考網站http://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3/jun/03/canned-hunting-lions-bred-slaughter

 

作者簡介 / 

識君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必須填寫紅色部份 *

*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