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未來

夏威夷火山上與世隔絕一年,六人團隊模擬火星生活,身體雖能適應,難以應付的卻是…

0 17357

Simulated-Mars-Travel_5

時為2030年,你和一隊6人的太空探險隊一同到達火星,在荒涼孤單的環境下生活一年,期間只能透過電郵與地球維持有限度的聯繫,你如何面對枯躁的生活?如何避免與隊員磨擦?世界及家中發生任何事,你亦愛莫能助…

回到現實:一支由六人組成的團隊在夏威夷毛納羅亞火山(Mauna Loa)一處海拔2440公尺的地點,剛完成項模擬火星生存任務,經歴了一年「與世隔絕」的生活,於8月29日回到「地球」 。

這項由美國太空總署(NASA)資助夏威夷大學的研究計畫,是繼俄羅斯於2007年開始的「火星500」(MARS-500)長達520天的模擬隔離後最長時間的試驗。專家認為,火星載人太空任務可能在一到三年內實現,美國太空總署則希望2030年成行。

Simulated-Mars-Travel_7

整項任務從2015年8月29日開始,在試驗過程中組員們集體住在一個圓形密室,沒有新鮮空氣、食物也必須分享,學習避免人際關係衝突,六人要靠著有限的資源生存,每人的房間內有個簡單的牀鋪和書桌,分配的糧食包括多士和鮪魚罐頭。

圓頂基地位於毛納羅亞火山的貧瘠熔岩平原,寸草不生,是地球上最接近火星環境的地點。隊員要離開密室,需要穿上太空衣,模擬在火星的環境。就連現代人必備的網路,也模擬火星的傳送速度會延後20分鐘,

該組研究員包括一名法國天文生物學家、一名德國物理學家,四名分別為飛行員、建築師、記者和土壤科學家的美國人。太空總署為他們安排了很緊密的工作日程,包括科學研究、地質考察、儀器實驗及運動等。

Simulated-Mars-Travel_8六位參與模擬火星任務的太空人(左起)維瑟(Cyprien Verseux);海尼克 (Christiane Heinicke); 卡梅爾‧約翰斯頓(Carmel Johnston); 巴辛思韋特(Tristan Bassingthwaighte); 莎娜‧基福特(Sheyna Gifford)
及史超活(Andrzej Stewart)。

期間美國太空總署的研究人員利用攝錄機、身體的追蹤器及電子調查儀器搜集隊員在智力、社交及情緒等各方面的數據,研究團隊成員進行長時間太空任務時的表現。

負責團隊醫療及安全事務兼為隨團記者的美國隊員莎娜‧基福特(Sheyna Gifford)表示,最大的挑戰是那種「無助感」,不論外面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不論是恐怖襲擊、水災以至家人離世,「你覺得在這裏很難有辦法幫上手。」

約一個月前,莎娜的袓母逝世,雖然她事先早有心理準備,但不能與家人共渡這段時間令她覺得很難過,她說:「我只能透過視像與袓母告別,沒有人喜歡這樣,這是旅程中最難受的。」

她補充說:「當你只能以電郵通訊時, 你的人生完全不一樣,你覺得與家中發生的事完全脫節,這樣令人特別氣餒。」

團隊中的建築師巴辛思韋特(Tristan Bassingthwaighte)說他經常覺得「悶得想死」,有時卻想獨處,或找一處地方歇一歇。

Simulated-Mars-Travel_2

身為隊長的卡梅爾‧約翰斯頓(Carmel Johnston)一時會很冷靜,但轉眼間又會變得很暴躁。他說:「其他人在現實生活中所做的小事,你平日會全不留意,但在這裏你會想把他踢下樓。」

話雖如此,六位隊員卻沒有想過要退出。他們感到沉悶或有空閒時間,就會找些東西消磨時間。巴辛思韋特會靠閱讀,期間並同時修讀建築學的博士學位,他形容書本是他「進入世界的一扇門」。而莎娜則在網上發表大量文章。

隊員均認為這次實驗所得數據,能改善太空人的生活。成員之一的法國科學家維瑟(Cyprien Verseux)說:「我的個人印像是,不久之後的火星任務是實際可行的。我認為技術和心理障礙都可以克服。」

至於隊員返回地球後最想做的是什麼?夏威夷大學太空探索模擬首席研究員金‧賓斯特德(Kim Binsted)表示:「研究員們期待到海中游泳,期待吃到他們在密室裏吃不到的新鮮食物。」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必須填寫紅色部份 *


*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