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議題

你我都可能遇到的「機艙毒霧」,究竟是甚麼?對身體有甚麼影響?為甚麼通常是機組人員投訴不適?乘客較少發覺?

0 7009

2013年一天,任職機艙服務員姬斯汀(Krestin Konrad)如常在航機上當值,有乘客要求頭痛丸,部分後排乘客更察覺從機尾傳來異味。機長指示她去查看。

「我走到機後方,即嗅到排氣孔傳來的空氣。我即時感到頭痛、四肢麻痺、頭昏眼花,一時無法再工作。」

此後,姬斯汀再遇上四次同類的機艙毒霧事件(fume event),雖然不一定嗅到異味,但總會感覺頭痛、腹痛、麻痺和頭昏。最後更因確診神經受損及肺部功能障礙而無法在航機上工作。

此後,姬斯汀積極推動關注該病症,組織請願及示威行動,要求當局正視這種情況。

姬斯汀遇上的毒霧事件又稱為機艙毒霧症候群(Aerotoxic syndrome)。自2016年,德國聯邦航空事故調查局(Federal Bureau of Aircraft Accident Investigation)已接獲228宗類似事件。

毒霧事件是由於機艙空氣受污染引致。民航機自1950年代開始,均是採用一種名「引氣系統」(bleed-air system)。飛機會將機外的空氣通過飛機引擎的壓縮器,再輸入機艙的空調系統。然而,當這些空氣與燃油和潤滑油磨擦時,會被的有毒霧體污染,又或壓縮器的化學物質混入空氣,機件的鎳及鎘等重金屬微粒,因此會帶有異味。

這些受污染的空氣通常會帶有像臭襪、煙霧或嘔吐物的味道,令人產生有頭痛及肌肉不適等,過量吸入會引起神經性症狀。德國聯邦航空事故調查部年來接獲的228宗報告中,只有兩次被列為嚴重個案。

在英國,毒霧事件曾危害到機組人員的生命。2012年,英國死因研訊報告首次確認,英國航空公司副機師李察‧韋斯特蓋特(Richard Westgate)是死於「機艙毒霧綜合症」。

李察‧韋斯特蓋特。

2014年,英航機艙服務員布里迪(Warren Brady)由倫敦希斯魯機場飛往巴西聖保羅,途中小休時死於心臟病,其家人及朋友均聲稱他死前出現劇烈頭痛、四肢麻痺及情緒波動。情況與有機磷酸酯(organophosphate)中毒相似。

理論上,這些毒霧會影響全機人員及乘客的安全。然而,乘客普遍不會注意到毒霧的影響,主要是因為工作人員經常吸入這種氣體。而乘客縱使吸入,也可以誤以為是乘機時遇到的頭疼或身體不適。

曾協助韋斯特蓋特的代表律師法蘭‧坎農(Frank Cannon)表示,手頭上有一百多個位受機艙毒霧症候群影響的個案,數量其實頗大。

早於1999年,已有一組醫學研究員提出有關「機艙毒霧綜合症」,認為長期吸入機艙的空氣會損害健康。

然而,航空公司和飛機公司,一直均否認機艙的空氣有這個問題。德國聯邦航空事故調查局發言人歌迪亞‧內林(Claudia Nehring)說:「引氣系統自1960年代以來,都由民航機普遍採用,證實非常可靠。」

她說:「空氣由飛機前方引擎引入,而機油及內燃機都在機後方,因此技術上機艙內的空氣與內燃機排出的氣體不可能混合。」

英航發言人亦說:「多年來已對機艙空氣質素進行廣泛研究,未有發現吸入機艙的空氣對的身體有不良影響。」

有人指出,航空公司主要是不願負擔額外費用,在航機上加裝過濾器,及監測空氣的感應器,

然而,近年患上此症的多間航空公司機組人員的索償訴訟,卻令航空公司不得不重視這個問題。2010年,澳洲東西航空公司僱員控告公司,訴訟長達十年後,獲澳洲最高法院判以「機艙毒霧綜合症」,得到八萬四千英鎊的賠償。

2011年,美國航空機組人員威廉士(Terry Williams)控告波音飛機公司飛機設計有問題,洩出毒霧,導致她未能繼續工作,雙方最後庭外和解, 但賠償金額保密。2016年,有人以與毒霧事件有關的症狀控告英航,在開審前獲英航賠償六千四百五十英鎊。

本年,德國漢莎航空證實會斥資新科技,檢查機艙的空氣質素,德國另一家航公司,德國之翼更宣布投資四十二多萬英鎊,計劃徹底調查有關的報告,更會在一年半內試用新的空氣隔濾器。

作者簡介 / 

拾方視角
拾方視角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必須填寫紅色部份 *


*



本網站由佛門網全力支持